Kirs

ちょっっっと聞いて!

我一个人在游荡的时候,憎恶热闹的人群,和其他人一同游荡的时候也是同样。讨厌与亲人相处的时候,又被自己定下的罪责侵蚀,撕咬。我那么软弱,只好哭泣了。可看我哭的人不懂,他们只把它当作软弱罢了。

评论